相约菊潭

相约菊潭

——–往事并不如烟

二十余年如一梦,大江流月去无声。

七月十日晚,湍河之滨,内乡东湖大酒店,灯火辉煌。

欢言得所憩,美酒聊共挥。

二十多年前的同窗,四十多位已届不惑之年的中年人,相约在菊潭会面。

放下了平日的矜持、内敛、沉寂,放下了平日的喧嚣、琐事、俗务,放下了平日的机心、烦恼、忧愁。不管什么身份、地位,此刻,时光倒流。这一特殊的群体穿越到了二十年前的稚气未脱的学子时代,在一起尽情酣宴。厅内,觥筹交错之声,起坐喧哗、你来我往举杯的,络绎不绝。

宴散时,已繁星满天,然意犹未尽。大家同赴县城一隅的KTV。包间内,昔日的文艺范儿又活跃在舞台上。台上,灯光闪烁处,醉舞偏偏,歌声扬起,时而顿挫苍凉、时而婉转嘹亮,激荡着台下每一位的心弦。

欢歌、醉舞,狂欢,让我想起了晏几道的一首《鹧鸪天》:

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拼却醉颜红,

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

从别后,忆相逢,

几回梦里与君同,今宵剩把银釭照,

犹恐相逢是梦中。

这首词写与情人久别重逢的醉舞情景,歌唱到摇不动手中的纸扇,舞跳到月亮西斜。相逢后还怀疑是在梦中。作者是丞相晏殊之子,以措辞婉妙,独步一时,黄庭坚称他为“情痴”说他“人百负之而不恨”。

我欣赏他,在于他心中永远珍藏着一份纯净的美好,世事纷繁,何必在意别人的是与非。

我欣赏他,在于他平等相待,尊重佳丽,珍惜友人,尤其在他那个女权沦丧的朝代。

卡间内,如展翅鸿鹄,脱缰野马,人人心灵自由舒展,人人感情热烈奔放。还有什么比他乡遇故交更让人心醉呢?

第二天,上午,阳光闪烁,绿树掩映。

一行人回到了阔别二十余年的南阳二师校园。女生寝室楼依然,教学楼改为寝室楼,依稀可辨,其他都面目全非。显然是物非,人亦非。

坐在林荫道下,教室里一起读书、欢笑,教室外,一起漫步、追逐,黄水河里的浮沉、吟啸,昔日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流过眼前。还有那一张张纯情的、美丽的笑脸,如清风、明月、如花、如音乐、如梦境。他们其中的一张婉然笑靥,也许我们曾倾慕过、甚或追逐过,于是,温馨、甜蜜、青涩的感情涌上心头。那曾经表达过的,忘我追逐的,或一直珍藏心间的初次倾慕,都往往能让我们铭记一生,它带给我们的是永生永世的怀念与甜蜜。

其次,我们又游历了天下第一衙——内乡县衙。

大门的一副对联是“治菊潭,一柱擎天头势重;爱郦民,十年踏地脚跟牢。”根据内容判断,此联应是建衙的县令所撰写。上联形象的说,一个县令关乎全县的命脉,表现了自己的责任感,和担当精神,下联体现了儒家以民为本的爱民情怀。我们普通人也如此,不计较、敢担当、把小事当大事做。

内乡县衙处处,细细流淌着勤政、爱民、躬身自省的为官文化。

难忘的还有那棵默默伫立千年的桂花树,他在昭示着我们这些碌碌的凡夫俗子,默默奉献,静能生慧。

我是一位地道的农民,我是一位“江湖夜雨十年灯”的漂泊旅人,对人生有艰辛的体会。

行走人世间,万丈红尘中,人总会经历风风雨雨,坎坎坷坷,困扰之时,不要忘了,历久弥新的同学情谊,是我们安顿灵魂、洗却疲惫的最好归宿。

时间永恒,劳生有限,希望我们能放下精神负担,且行且珍重。

感谢内乡的小伙子们不畏苦、不畏难的慷慨,感谢杨老师、刘老师的加入,感动身负重任仍前来赴约的同窗。

让我们期待着下一次相拥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