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承天寺夜游的主题探究


记承天寺夜游的主题探究


邓州 赵建刚


记承天寺夜游是苏轼被贬黄州时的一篇作品,文章随物赋形,描绘了承天寺庭院的月下美景。文章虽然短小,却写得一波三折,摇曳多姿,意蕴丰赡。


首段主要运用了记叙手法,交代了时间,地点,及游玩的缘由。月色入户的“入”字,绘出了月亮的善解人意,清凉的月色给贬谪之人带来了意外的欣喜。有了月光,然而和谁同游呢?许多在职文人大多对他敬而远之,只有去找和他一样身份的迁客张怀民了。于是,至承天寺。“怀民亦未寝”一个“亦”字,又蕴含了苏轼的一层惊喜,没有吃闭门羹,这样就可以和朋友一起去领略月下美景了。


二段运用了两个新颖而贴切的比喻,属于比喻中的比喻,描绘出了庭院中,月色蓉蓉,空明澄澈,树影婆娑,凉风习习的美景。人行院中,又似步于水边,水中藻荇交横。着一“盖”字,把恍惚之中的人拉回现实,唉,原来是竹子、柏树的影子。作者的愉悦感情溢于言词。


尾段直接抒情,月亮时时有,竹柏处处在,只是缺少像你我这样的闲人罢了。一个“闲”字蕴含丰富,是文眼,透过它我们能窥探到词人敏感的幽微难言的内心世界。


怎样才能体会到作者在文中寄予的幽深感慨呢?我们应该结合苏轼同时期的其他作品来分析。


苏轼在《念奴娇,赤壁怀古》中写道“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”作者感慨,华发已生,可仍在谪迁中消磨时光,只有借酒浇愁了。语言中渗透着作者的苦闷、哀愁与无奈。然而,总有酒醒的时候,醒后怎么办呢?苏轼想到了出世,正如他在《临江仙,夜饮东坡醒复醉》中写道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既然不能得到身体的自由,那只有追求心灵的自由自在了。往事不堪回首,想到自己因为写诗,被人指出诽谤朝廷而遭受到几乎灭顶的牢狱之灾,内心还战战兢兢。但是,这又怎么样呢?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,有话直说,始终如一,不会弯腰苟合。遂有“捡尽寒枝不肯,寂寞沙洲冷”(出自《卜算子,缺月挂疏桐》)的名句,来表明心迹。到了《定风波,莫听穿林打叶声》的完成,苏轼的思想已达到了新的境界。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”“一蓑烟任平生”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这些句子都表现了作者不被尘世所扰,宠辱不惊的旷达乐观的情怀。


由以上诗词名句推知,作者在经历一系列纷繁的困扰之后,心态已趋于平和,便把自己的感情浇筑在山水之间,达到了物我和一的境界。作者在《记承天寺夜游》表达的感情主要是赏月的欣喜,对人们汲汲于名利,忽略欣赏月色的惋惜。结合他的身份,处于近乎流放之中,依然热爱生活,富有审美情趣,我们还可以看出他的旷达乐观,随境自适的情怀。至于结尾的“闲”我们甚至可以体会到作者对现实无奈的悲凉情绪,一乐,一悲,看死矛盾,实则合乎情理,苏轼本身就是一个出世和入世交互错杂的矛盾统一体。